没有沉溺于悲伤太久,兄长很快调整好情绪,“第一个人选,我们慎重一些,尽量减少变数,别选时运太浓郁,人缘过好,或者太扎眼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触碰名字,再灌入一点时运,就能看到一些简短的剪影。

    “你有挑到合眼缘的吗?”

    “他吧。”路连明兴致不高,拉着时轴匆匆浏览了几个人选后,指尖指向世界初开时,诞生的其中一位人族神明。

    溯一,司水,即执水轮回。

    不同于其他的天生神明,他生而为人,是在一番因缘际会之下,才被赋予神格,由人成神。

    他于世间存在了至少……路连明把时轴用力向后拨动一大圈,时间跳越了一千多年,彼时,溯一依旧身处神位,神力强盛。

    再纵观其一生,除为人时曾受一些冷遇,成神之后可谓是顺风顺水,因此,他的确是受天道眷顾的天之骄子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会有多香?路连明撑着脸,心里带着一丝隐秘的期待。

    兄长凑过来,摸起他的时轴,浏览起溯一早年的一些生活细节,“他们这种人,大多性格倨傲,不好相处,溯一性格比较温和,你从他开始,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他喜欢独处,友人不多,前一百年里有来往,关系不错的,只有他的引导神:掌管杀戮刀兵的掷酆间,”兄长锁定掷酆间,转动时轴,“十五阶神,神力总量一般的边缘神,不倒四百年就陨落了,想必实力不强。”

    “我杀了他?”路连明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“不,我们的目标不是他,别浪费不必要的灵力去弑神。”

    “溯一在掷酆间陨落后,时常回到当初赋予神格之地悼念他,二人关系应该不错......所以,你只要幻化成他的模样,取代他一段时间,等从溯一身上拿到时运就立刻撤退,别多逗留。”

    “我直接吃了他不是更好吗?这样万无一失,而且他总归是有点时运的。”路连明后挪一小步,伸手去抓桌上的灵果,放进嘴里咬了一小块一小块,不咀嚼吞下,只是含着。

    “除非你愿意花几百多年扮演他,替他完成神职,否则他突然身死消亡,容易引起天道和其它神明警惕,万一再被抓到线索,风险更甚。”

    真耗费个几百年,估计,它活过来,也会气个半死吧……路连明最后吮了一下口腔里的灵果汁水,把果渣吐在它送给兄长的手帕上——兄长给他的另一个“补偿”。

    不好吃,再也不想吃了,以后,估计也不用再强迫自己吞咽了

    兄长目光扫过手帕,并没说什么,而是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补充道,“最重要的是,一旦发生介入,我们是不能再回到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?”

    “准确来说,不是不能,只是所要耗费灵力将成倍增长,不值当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”他点点头,“还有什么要注意的吗?”

    “等会和步月道完别后,就出发吧,不用再回过头来见我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