宠物舍文学>青春都市>祝我好梦 > 祝我好梦
    又来了,又来了!

    没完没了,总是没完没了!!

    沈茗躺在床上,眼睛直勾勾盯着天花板,眼珠黑沉沉的,里面有黑色的浓稠的液体不断翻滚。

    天花板在颤动,吊灯在颤动,整个房间都在颤动,连带着她那颗火热的心脏,都在,不停的,急速的,砰砰砰,跳动跳动。

    总是这样,他们总是这样,舞蹈、音乐、跳动、争吵、怒吼、哭泣,噪音……无休止的噪音!

    连续好几个晚上,从深夜躁动到凌晨。

    沈茗眼下的黑眼圈如同花掉的眼线液,四散、干枯、疲倦、怨恨。

    不是没有去找过他们,有一晚,她忍无可忍,撕裂声带怒吼:“烦死了!!!!”

    只换来对面一句轻飘飘的、满不在乎的,“说什么呢你!”

    她觉得他们就是故意折磨她,让她精神不济,让她永远无法好过,让她一辈子活在噪音里。

    不然怎么会偏偏选在她楼上?不然怎么会偏偏每晚发出噪音?不然怎么会在她考试的前一晚争吵,害她考试失利。

    又来了,又来了!

    没完没了,总是没完没了!!

    沈茗躺在床上,眼睛直勾勾盯着天花板,眼珠黑沉沉的,里面有黑色的浓稠的液体不断翻滚。

    天花板在颤动,吊灯在颤动,整个房间都在颤动,连带着她那颗火热的心脏,都在,不停的,急速的,砰砰砰,跳动跳动。

    总是这样,他们总是这样,舞蹈、音乐、跳动、争吵、怒吼、哭泣,噪音……无休止的噪音!

    连续好几个晚上,从深夜躁动到凌晨。

    沈茗眼下的黑眼圈如同花掉的眼线液,四散、干枯、疲倦、怨恨。

    不是没有去找过他们,有一晚,她忍无可忍,撕裂声带怒吼:“烦死了!!!!”

    只换来对面一句轻飘飘的、满不在乎的,“说什么呢你!”

    她觉得他们就是故意折磨她,让她精神不济,让她永远无法好过,让她一辈子活在噪音里。

    不然怎么会偏偏选在她楼上?不然怎么会偏偏每晚发出噪音?不然怎么会在她考试的前一晚争吵,害她考试失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