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到哥哥电话时,庄易游刚刚在宿舍通关一款网上宣传只有99%的人才能打到结局的高难度游戏,游戏虽然没有网上说的难度超标,但完成S等级还是让人很有成就感,他哼着歌接起了谢亦成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小游,今天晚上能回水榭香庭吗,我要带一个人回来给你认识认识。”哥哥的声音虽然平淡,但透露出只有熟人才能听出来的略微上扬的语气,“晚上七点”。

    庄易游扔下鼠标,伸着懒腰仰躺在椅子上,年轻的身体扯出一道韧性的弧度:“谁啊,这么大面子?让老哥都亲自来邀请我了,那我肯定回来见识见识。”他朝开着扩音的手机喊,笑得露出一颗小虎牙“不用七点,我现在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谢亦成似乎在手机对面轻笑了一声,“臭小子,你不是一直想见见你嫂子吗,今天就带回来让你认认人。”随即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似乎是有这么一件事,庄易游回想起来,一个月前他就发现他哥总是心情很不错的样子,于是随口问了一句是不是谈恋爱了,没想到得到了肯定的答案。庄易游抓起桌子上的钥匙,随手合上了电脑。

    重型机车的轰鸣声在水榭香庭外响起,这里是一片别墅区,怕把车开进里面实在扰民,庄易游便停了车,把车钥匙给了门卫处,让他们安排人把车停近公用地下停车场,徒步回了家里。

    别墅内一片空荡,谢亦成不喜别墅内佣人太多,于是只找了固定的打扫阿姨每天上门打扫,这会是下午四点左右,既不是来打扫的时间,也不是做饭阿姨上门时间,别墅里寂静的只能听见他自己的脚步声回荡。

    “安静的像鬼屋一样。”庄易游从冰箱里拿了瓶酸奶进了自己卧室,他本来打算刷会视频等他哥嫂回来,没成想推荐的视频着实无聊,昨晚又熬夜打游戏太久,他想着小眯一会儿,再醒来一看窗外,天都黑了。

    “靠,几点了。”庄易游翻过仰躺在旁边的手机,“七点半!”庄易游哀嚎一声,这也太没有礼貌了,今天嫂子第一天来自己就迟到了。虽然住在一起,俩兄弟从不踏进彼此的房间半步,想来是二人已经到家,敲了几下门没有把他叫醒。

    他哥最烦不守时的人了,庄易游擦了擦嘴角的湿润,随手扒了扒头发,踢着拖鞋走出卧室。

    别墅内的大灯全被打开了,亮堂的好像大礼堂现场,这是贵客才能有的待遇,庄易游下了楼,就见一个身影背对着他坐在会客区的沙发上,只能看到一头柔软的黑发和纤细的身影,不过这身影再纤细,也不似女孩子的玲珑小巧。

    是个……男的?庄易游瞪大了眼,应该是个男的吧,虽然瘦但是骨架在那摆着。谢亦成玩这么大?还是说他想错了,嫂子已经走了,这是其他上门的人。

    后者的可能性微乎其微,因为他瞧见坐在男人旁边的他哥突然凑近那个男人,轻声问了点什么,得到男人的摇头。